双鱼渣子

_(┐「ε:)_

长时间的等待却换来了你的结婚请贴⑨(夜梨)

  感觉到有股令人后背发寒的视线,善子回头了看一眼。

  结果,只看到了梨子正和她的未婚夫开心的聊着天。

  我的错觉……?

  “zura丸!露比快放开我啊!”善子挣扎着,但是常年没有锻炼的身体却用不上力气。

  “我拒绝zura。”

  “露…露比也是。”

  她将求救的目光看向了鞠莉三人。

  你们三个!别装看不见啊!!

  ————

  来到婚纱店门口的时候,善子已经筋疲力尽了。

  善子那没有锻炼过的身体一时半会接受不了那么长时间的路程。

  所以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。

  “已、已经,到了吧?可以放开我了吗?”

  最后被好心的果南小姐扶进了婚纱店里。

  把善子放到椅子上后,众人才认真看着店里的婚纱。

  那里有导购小姐引导着她们。

  善子有些无聊的观察着店里的婚纱。

  当她看到放在角落里的那件婚纱后,神情开始激动起来。

  也不管累的走不动这件事,她仔仔细细的观察着那件婚纱。

  那是一件

  黑色的婚纱。

  虽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,但是,这件黑色婚纱善子第一眼就喜欢上了。

  这时另一位导购小姐走了过来。

  “客人,您很喜欢这件黑婚纱吗?要不要试一下?”

  善子有些慌张的摇了摇手:“不、不用了,我只是——”

  “请让她试一下吧,导购小姐~”

  看到机会的鞠莉趁机凑了过来。

  “鞠、鞠莉?等一下!”

  “没什么不好的,试一下试一下~”

  正在跟导购小姐交谈的梨子等人看向了善子和鞠莉所在的地方。

  只见那名导购小姐拿着黑色的婚纱,先走进了房间。

  而善子则是被笑眯眯的鞠莉推了进去。

  (鞠莉:幸亏我机智啊!提前找了一个导购来助攻!)

  “鞠莉酱,你在干什么呀?”千歌有些疑惑的歪了歪头。

  鞠莉很神秘的笑了笑,做了个噤声的动作。

  这下子,众人都开始疑惑起来。

  差不多过了十分钟,导购小姐走了出来,向鞠莉比了ok的手势。

  善子有些犹豫走了出来。

  ……为什么要穿高跟鞋啊…

  她平时的团子头被导购小姐弄散开来,变成了长到腰间的长发。

  而且头上还被导购小姐放上了黑色的头纱。

  由于时间原因,善子只是简单的化了一下妆。

  这件黑色的婚纱在善子的身上意外的适合。

  梨子偷偷摸摸到拿出手机,但是却被善子发现了。

  “梨梨!不许拍照!”

  “好的好的,我不拍我不拍。”嘴上虽然这么说着,但是梨子的手却没有停下来。

  就把这张照片设为桌面吧。

  梨子这样想着。

  (最后鞠莉小姐财大气粗的把这件婚纱买了下来,送给了善子。)

  (虽然她本人不怎么想要。)

  (反正迟早哪天会用到的啦(笑)

  (嗯,当然是跟梨子结婚的时候用到啊!)

  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 嗯,诈尸了,感觉海星,开别的坑了,所以你们懂得……

    不服憋着www(当然也可以进群来找我理论啊,虽然没啥用)

五十粉番外㊤(emm感觉太多了我就分上下来写了)

  一个全新的早晨。
  津岛善子睁开了眼睛。
  第一眼就看到了搂着她睡觉的梨子。
  善子伸出了手,也搂住了梨子的腰,整个人都贴在梨子的身上,然后闭上了眼睛。
  反正今天是假日,多睡一会,应该没关系……的吧…?
  ————
  她久违的梦见了以前的事情。
  包括高中那段时间。
  还有…那一段时间的那件事情。
  完全可以被称为堕天使的噩梦了。
  —让我们把时间线稍微往前调一下吧—
  津岛善子在aqours的助攻下正准备向梨子告白的那一天。
  不小心看到了一名陌生的女孩子的亲密的牵着梨子的手的时候。
  那个时候的心情大概是非常疑惑的吧。
  最糟糕的是,梨子也看见了善子,但是并没有出来做解释,而是继续跟那名不知道的女孩子聊天。
  然后转头就走。
  只留下善子在那站着。
  像个被丢弃的孩子。
  茫然、无助。
 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。
  善子蜷缩在床上。
  看着手机,希望梨子来跟自己说一说今天是怎么回事。
  她们俩上一次谈话还是在三天前。
  善子等着等着,就这么昏昏沉沉的睡着了,窗户还开着,被子她也没有盖。
  就在善子睡着的一小会儿,门口传来了敲门声。
  善子抱着抱枕,迷迷糊糊的走向玄关。
  打开门,却发现是Aqours的各位。
  当然,梨子并没有在这里。
  幸亏家里有多余的一些拖鞋。
  善子揉了揉眼睛,打了个哈欠,问道:“来我这里有什么事情吗?”
  “善子酱哟,你……表白成功了吗?”鞠莉双眼发光的看着善子。
  “还是说夜羽酱,你表白失…呜呜呜!”千歌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曜捂住了嘴。
  看到情景有些不太对的善子先让她们进到屋子里,坐在沙发上。
  “你们要喝什么吗?”
  “我们来的目的就是来问你和梨子桑现在的关系,喝的就算了吧。”黛雅端正的坐在沙发上,十分认真的看着善子。
  善子转头看着窗外,语气有些平静地说道:“我,没有表白。”
  “why?!善子酱!为什么没有表白?!”
  情绪有些激动的鞠莉小姐有点想骂粗,这两人都耗了多少年了!?
  “鞠莉,冷静点…”果南有些尴尬的按着鞠莉,生怕她冲上去狠狠的说上一顿。
  用行动说话的千歌差点抓住了善子的肩膀,曜强行拉着她。
  胆小的露比躲在了黛雅的后面,这个场面有些可怕。
  “夜羽酱,你难道害怕吗?”
  善子摇了摇头。
  “今天虽然看见梨子了…但是…”
  连爱称都没有说出来!事情有些大发了!
    这时候的助攻团十分难得想到一块了。
  “但是zura?”花丸有些疑惑的歪了歪头。
  场面寂静了一会。
  “今天看见了,梨子和一名不认识的女孩子牵手,聊着天,而且看见我,梨子也直接无视掉了。”
  善子有些无助的,抱紧了怀中的抱枕,低下头,让人看不见她的表情。
  好了问题出在梨子的身上。
  “那…善子酱为什么不去问一下呢?”露比怯生生的说道。
     “我跟她上次聊天已经是三天前了。” 
  emmmmm……
  “那你暂时在家里呆着,我们去解决这件事,对了梨子找你的话也不要答应。”大姐头鞠莉十分潇洒的留下这句话,掏出她的大姐大…呸,是电话,拨通了某个电话号,偷偷摸摸的走了出去。
  至于聊的是什么,先不告诉你。
  在鞠莉出去的一小会后,善子的手机响了一下。
  —您特别关注的心怀歹意发了一条推文—
  今天逛街的成果(爱心)。
  图片是一大堆饰品,如果仔细看的话,拍照的影子的旁边,还有另一个人的影子。
  只要稍微再认真看的话…
  那似乎是情侣式的。
  ……
  啊……
  “夜羽酱!你怎么了?”距离善子最近的千歌,发现了她有些不对劲。
     “千歌酱,你看一下手机。”曜有些严肃的话语传入了众人的耳中。
  然后aqours的各位都纷纷拿起手机,然后瞬间变了脸色。
  不好不好!事情真的大发了!
  鞠莉这个时候也打完电话了,乐滋滋的走了进来。
  “oh……各位的脸色为什么这么差?”
  “那个…鞠莉……”果南向鞠莉招了招手,示意鞠莉过来。
  黛雅伸出手捂住了露比的耳朵。
  “omg!!!我的老天爷!!!”
  在场的各位纷纷捂住了耳朵,只有善子,呆呆的看着手机的屏幕。
  啊…
  也就是说…
  梨子……
  已经有喜欢的人了…吗………?
  ——————
 emmm我思考了一下,我觉得把上篇评论的两个小可爱脑洞结合在一起。
然后呢…就准备分上下来写。
没准上中下这三部分。
emmmm我有个群,不建议的话可以进来一下。
欢迎入群:490780213
放心结局肯定(?)是甜的。

妈耶这么快就五十粉了……
好吧好吧……
你们想看怎么样的夜梨,在这里评论一下,之后我会抽取一个小可爱的评论……
然后你们就能看到一大块夜梨的糖了。
惊不惊喜?这就是五十粉福利哦,如果到了一百粉,大概试试夜梨开车?
emmm对了,这个福利,字数不定哦。
(因为我比较懒(゚∀゚)
如果占了标签的话我很抱歉。

长时间的等待却换来了你的结婚请帖⑧(夜梨)

  善子和梨子肩并肩的走进了约定的地点。
  百般无聊闲逛的千歌正好遇到了刚走进咖啡厅的两人。
  然后善子强行被千歌拉着跑,梨子只是安安静静的走在两人的后面,眼中带有笑意的看着她们。
  其实她们每年都会有聚会的。
  只是善子并不喜欢出来,想着“在家宅着多好”后就拒绝了。
  除了喜欢串门的千歌和曜,其他几人已经好长时间没有看见善子了。
  对,梨子也很长时间没有看见善子了。
  因为看不见善子那段时间,她正和鞠莉几人讨论怎么把善子带回家这一件事情。
  “千歌!你慢点!”
  “夜羽酱!我特意给你点了蜜柑蛋糕哦!!”
  “!千歌你不知道我很讨厌蜜柑啊!?!”
  这里鞠莉开的咖啡厅。
  因为各种的原因,今天的咖啡厅特别冷清。
  而且鞠莉这个老板也发话了,如果今天很闹的话,也不要去打扰。
  咖啡厅里也只留下了3、4位服务员,和厨房人员。
  ————
  咖啡厅只来了千歌、曜,还要善子两人。
  别人因为路程的关系,可能会稍微晚些来。
  倒不如说,是她们四人来的太早了。
  现在,善子被曜强行抱住,千歌手中拿着她最喜欢的蜜柑蛋糕。
  “夜羽酱啊,多吃点,长身体。”
  你是那里来的老妈子吗!?!?快把那个蜜柑笨蛋换回来啊啊啊!!让我吃了这个还不如让我去死!啊啊啊!!
  “不、不要过来!!啊啊啊啊!!”
  在千歌把蜜柑蛋糕快塞进善子嘴里的时候,梨子幽幽传来的一句话却让千歌手里的蛋糕差点怼到善子的脸。
  “千歌酱,我帮你点了很好喝的咖啡,来尝尝吧,算我这个老同学请你的。”梨子端起杯子,喝了一口凉凉的果汁,金黄色的眸子斜视着瑟瑟发抖的千歌。
  不服输的曜还想干些什么。
  “曜酱,我知道一家很好的寿司店,一会儿我们去那里吃顿饭,如何?”
  明明是疑问句…但这语气根本不让人拒绝啊。
  曜十分丧气的松开了缠住善子的手。
  两人眼睁睁的看着善子走向梨子,叹了口气。
  “我点了草莓汁,要喝吗,夜酱?”
  善子轻轻应了一声:“嗯。”
  当她喝到一半的时候,有些疑惑的问着梨子:“…梨梨…zura丸她们什么时候来?”
  梨子刚想回答。
  但是待在旁边的千歌却一下子来了精神:“我知道!花丸酱现…”
  “啊嘞?千歌酱在叫丸子zura?”
  门口出现的是花丸,还有站在旁边的黑泽姐妹。
  “善子酱!今年你出现了啊!我还以为善子酱不会来呢…”露比松了口气。
  “这几年真的有事情。”
  “那也不能每年这个时候都赶上事情吧zura?”
  在这几人的注视下,善子有些心虚的转过了头,轻轻的“啧”了一声。
  “总而言之,现在这里就……”
  黛雅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某个人打断了。
  “oh~黛雅~好久不见!”某个金发老流氓立马扑了进来。
  本来是想扑黛雅的,可是我们的鞠莉小姐看到善子后,立马拐弯,抱住了我们正在愣神的善子。
  “呜啊!!快放开我!”
  “才不要~我都很长时间没看见善子酱了。”
  鞠莉调皮的眨了眨眼。
  善子试图推开鞠莉,然而现在的她力气并没有以前那么好。
  “鞠莉,别闹了哦。”果南走了进来。
  “我才不要,除非果南给我抱~”
    当梨子看见果南后面的人后,表情顿时换上了微笑。
  鞠莉为什么把那个“未婚夫”叫出来?
  幸好,被鞠莉玩弄(?)的善子并没有看见。
  ——
  众人都找了个地方坐下。
  鞠莉抱着善子:“善子,想吃什么?”
  “夜羽喝草莓汁就好了……我不饿…”
  鞠莉仿佛看透了善子的心思。
  “来份巧克力蛋糕!还有草莓汁哦!mari我啊要把善子喂到以前那个样子!”鞠莉的手不安份的在善子的腰上摸着。
  鞠莉这么说后,几乎所有人都往善子这里看了过来。
  “的确…善子酱瘦了呢…”露比有些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友人。
  “太过消瘦也不好呢…”黛雅低下头,似乎在分析着什么,善子知道,如果继续深究下去肯定会出现什么健身计划。
  七个人围着善子,叽叽喳喳的,梨子根本听不见她们在说什么。
  她有些深意的看了一眼人群之中的善子,然后继续应付着她名义上的未婚夫。
  当服务员把点心送上来后,鞠莉很识相的松开了善子。
  这样,善子才能安安静静的吃着巧克力蛋糕,从她的神情来看,看起来完全不对梨子和那个男人的对话感兴趣。
  而梨子也不再看向善子。
  鞠莉很罕见的皱着眉,思考着什么,喃喃道:“这下,事情大条了呢…本来带那个家伙是想激起善子的斗志的…不过,现在,对于善子来说还是巧克力蛋糕比较重要呢。”
  “鞠莉桑,稍微跟丸子出来一下zura。”
  鞠莉跟着花丸走出了这个小房间,有些好奇有什么事情能让这个以前的小学妹来找自己。
  “花丸,找我有什么事情?”
  花丸透过窗户看着碧蓝的天空,深吸了一口气,说道:“丸子…觉得善子酱现在……有些伤心而且还很迷茫zura…”
  聪明的鞠莉立马懂了。
  这可能就是吃醋!
  原来善子也对梨子有感情啊!
  之前还以为善子对梨子没感情了呢……
  现在知道了这两人都是互相喜欢的话…那就好办了!不需要那个计划了!
  (你的好友,aqours助攻团已经全部上线)
  “花丸,我现在有个大胆的想法,现在需要你稍微配合一下,如果可以,就把这个消息告诉其他人,除了梨子和善子哦。”
  花丸看着鞠莉微笑的脸,下意识的点了点头。
  她凑到花丸的耳边,说出了她这次伟大的计划。
  “可是…这样真的好吗,梨子桑不会生气吗?”
  鞠莉很自信的挺了挺胸。
  “mari现在超有自信!这个件事成了之后梨子没准就会感激我们了!”
  ————
  现在的善子有些怀疑她的堕天使生涯。
  夜羽现在左手一只露比,右手一只花丸……
  没有占领到双手的千歌和曜之前还想抱住大腿!
  而且感觉后面那股视线…让人背后发寒。
  从咖啡厅出来之后,善子就感觉这几个人开始不对劲了。
  怎么都一个劲往这里来??
  梨子眯着双眼,看着善子的背影。
  然后看到了紧靠着善子的花丸和露比,眼中闪过一丝嫉妒。
  我现在…真的好想…把夜酱……
  占为己有。
————
emmm稍微过渡一下吧_(┐「ε:)_
感觉现在更偏向日常了……
请多点一下小心心,或者小蓝手哦(´-ω-`)
(到五十粉丝有惊喜哦,虽然不是车)

长时间的等待却换来了你的结婚请帖⑦(夜梨)

  “梨梨……我…”
  “夜酱不想收下我的钥匙吗?”梨子一脸悲伤的看着善子。
  “不,我没有,我只是怕我突然来你家会打扰梨梨…”
  善子疯狂在心里给自己点赞。
  “夜酱可以随时随地来我家哦,我也会拿出草莓来招待夜酱的哦。”
  “请务必把钥匙交给我。”
  善子已经很久没吃过草莓了,所以,她得出了一个结论。
  堕天使不需要思考太多,至少为了草莓。
  “那我去找一下备用钥匙哦。”
  梨子看起来心情不错,至少不像游戏女主一副要黑化的样子了。
  善子稍微松了口气。
  等等,我怎么感觉只要稍微说错话就会变成不好的事情啊???
  堕天使夜羽开始怀疑起来。
  嘛,夜羽我就不管那么多了,继续玩游戏,今天去看婚纱,然后等待梨梨的婚礼,平平淡淡的过完余生。
  你会后悔的。
  善子突然慌了一下。
  手机从手中滑落,善子十分慌乱接住了,然而代价是……
  为了接住手机,不小心从沙发上掉了下来,手里拿着手机,脸着地。
  “唔!”
  听到客厅发出声音的梨子立马从房间冲了出来,之后就看到了倒在地下的善子。
  忍着疼痛的善子十分费力的坐了起来,把手机扔到沙发上,自己坐在地下揉着脸。
  “啧…”
  为什么这个时候会发挥我的厄运啊!
  梨子看着耍小脾气的善子,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  善子十分僵硬的停止了正在揉脸的手,她那酒红色的眸子里倒映出的是梨子的笑容。
  于是,我们的堕天使大人露出了一个十分勉强的笑:“吾的小恶魔啊,吾问汝,汝刚才看见什么了吗?”
  梨子勾了勾唇角,那双金黄色的眸子里倒映着善子孩子气般的举动,不禁玩心大起,也十分配合:“报告,堕天使大人,在下什么也没有看到。”
  啊啊…多么希望你那酒红色(金黄色)的眸子一直看着我………
  …真的好喜欢你啊……
  也只有这个时候,两人的心意是相同的。
  善子满意的点了点头,起身拍了拍身子,然后才坐在了沙发上。
  梨子走向沙发,把钥匙递给了善子。
  “这是我家备用钥匙,夜酱是除了我妈妈得到我家钥匙的人哦。”
  “啊…嗯…等有时间的话,我会把我家钥匙送过来的。”善子有些受宠若惊,感觉手里的钥匙因为心理作用有些发烫。
  “夜酱,这样还不如我今天晚上直接去你家呢,顺便给你做晚饭。”
  “但是…不会麻烦到梨梨吗?”
  梨子恶作剧般的捏了捏善子的脸。
  感觉,没有以前手感好了。
  更加坚定了要把善子追到手当自己老婆的决心。
  虽然现在心已经很坚定了。
  一上午的时间就被两人的闲聊中度过了。
  只是善子玩游戏,对于梨子提出的话题只是时不时搭上两句而已,梨子也不恼火,对于喜欢的人就要包容呢,嗯…鞠莉小姐这么说的。
  善子玩游戏,梨子则是在群安排着今天的事情。
  比如要怎么把夜酱拐回家,或者是拐回家当老婆,然后嘿嘿嘿(´・ω・`)。
  ——
  “夜酱,时间到了哦,该出发了,你先去玄关那里等我一下。”
  “啊…哦,知道了。”善子回过神,正好这一把也打完了,手机电量也还可以,直接走到了玄关穿鞋,等待着梨子。
  梨子拿着一些需要的东西,放在了包里,收拾好之后,穿好鞋,反复确定过锁门之后,才放心的离开。
  善子有些疑问:“梨梨…不至于这么来回确定吧?”
  “最近家里老是少了点东西呢…但是也没有显示过撬锁啊,所以要检查一下。”梨子有些苦恼,叹了口气。
  “那梨梨为什么不去换锁啊?”
  “…因为要准备搬家啊,因为搬家的日子近了,就一直在想在将就一段时间…”
  “梨梨要搬到未婚夫家里吗?”
  糟糕!一不小心把心里想法说出来了!!!
  后知后觉的善子看向了梨子。
  “我们到了约定的地方哦。”
  因为这是给夜酱的惊喜…抱歉,我必须要保密…
  这件事情并不想给我说吗?也是,我一个外人……
  于是,因为这件事,两人的误会越来越深。
      但是完全没关系!我们的助攻团们早就蠢蠢欲动了!!
  ————
  emmmm感觉我可以改成中长篇了╭(°ㅂ°)╮
  在我这篇文里,善子是那种很容易想多的人,而梨子是那种病娇。
  善子还要注意不要把梨子的黑化值刷满哦。
  啊…感觉写了十分矛盾的两人呢。
  emm…善子接下来…大概会主动一点的吧?在aqours其他几位助攻下,慢慢走向梨子,向梨子敞开心扉。

长时间的等待却换来了你的结婚请帖⑥(夜梨)

  “梨子?”
  “叫我梨梨。”
  思考了一下,我们的夜羽大人妥协了:“好吧……梨梨,你先松开我…有些难受…”
     梨子有些舍不得的在善子身上蹭了蹭,便松开了善子有些瘦小的身体。
  两人的气氛有些安静。
  “我们什么时候去找蜜柑笨…不对……去找千歌她们?”
  “现在还不到中午啊,至少要等个几小时。”梨子看了一眼挂在客厅的时钟。
  那就靠打游戏来打发一下时间吧,总感觉梨梨不会让上午的时间轻松度过。
  “梨梨,你家有多余的充电器吧?”
  “有的哦,夜酱要用?”
  “啊,如果在玩游戏的时候没电夜羽会很困扰的…”善子摇了摇手中的手机
  啊…等等!不小心把以前的自称说了出来!!
  看着梨梨忍笑的样子,感觉又回到了高中那段时间,话说…一转眼梨梨都已经要结婚了呢…
  “梨梨想笑就笑吧,反正这个自称一时半会也改不了了。”善子有些自暴自弃对瘫在沙发上,百般无聊的摆弄这自己的手机,手机界面的游戏还没开始。
  “这样挺好的啊,夜酱。”
  “一点也不好…”善子小声嘀咕着,然后戴上了一边耳机,另一边并没有戴,其实就为了及时听到梨子的讲话。
  梨子也不打算打扰到善子玩游戏。
  也拿起手机跟aqours的其他成员聊起了天,当然是偷偷开的讨论组,是梨子用来讨论攻略善子的讨论群…
  心怀歹意:“现在夜酱在我家沙发上,中午在上一次聚会的咖啡厅集合。”
  十分shiny的贴心大姐姐:“oh…你还没有攻略善子吗?明明昨天喝的那么醉。”
  加油露比:“诶…善子酱这么难攻略的吗(◦д◦)?”
  咱需要进食zura:“喂一些草莓没准善子酱就跟你走了zura(´・ω・`)。”
  哐哐蜜柑:“我觉得可以喂一些蜜柑。”
  yosoro船长:“千歌,这样会把善子酱气跑的哦?如果善子酱跑了的话,梨子酱的终身幸福该怎么办?”
  心怀歹意:“现在夜酱都不叫我梨梨了…但是经过我的努力,还是让她改过来了…话说夜酱怎么越来越瘦了?露比和花丸知道吗?”
  加油露比:“善子酱经常吃泡面的…”
  咱需要进食zura:“而且还熬夜zura…”
  心怀歹意:“是吗…我了解了…”
  最喜欢潜水的果南桑:“我记得善子做的工作是帮别人玩游戏吧……善子是完不成工作就直接不吃不睡?”
  噗噗跌丝袜:“这样对身体一点也不好啊。”
  哐哐蜜柑:“我决定了!下次见到善子酱的时候给她多买些蜜柑吧!”
  yosoro:“还不如买些草莓啊。”
  ——
  梨子索性不玩手机了,直接光明正大的看着善子。
  沉迷玩游戏的善子并不在意那个十分火热的视线。
  “夜酱,你是不是瘦了?”
  “瘦了吗?上次曜看见我也是这么说的…也许真的瘦了吧。”善子有些不在意的嘟哝着。
  梨子思考了一下。
  “夜酱,要不…我每天去你家做饭怎么样?”
  “……”善子看着手机屏幕的游戏结束,又看了一眼笑的有些危险的梨子。
  “可是梨子你不需要忙活结婚的事情吗?”
  “现在先把夜酱你喂胖了比较好哦。”
  善子的脸开始红了起来:“这…这几天…我妈妈会在我家住的…所…所…以不用麻烦梨梨你了…”语言开始混乱起来了。
  善子慢慢的向后退着。
  梨子向善子前进着:“但是夜酱的妈妈肯定会在我妈妈那里待着的吧…要是不小心忘了做饭的时间该怎么办呢?”
  “……泡面也可以将就吃一顿啊…”
  “所以说,夜酱就因为你这个想法…身体才会越来越瘦的。”
  善子叹了一口气,没办法,只好妥协吧。
  “好吧,那夜羽就勉强的把我家钥匙给你了哦,梨梨上级小恶魔,你可要好好保管魔力之门的钥匙!不许弄丢!”善子向梨子呲了呲牙,然后做了个当初那个中二的姿势。
  “嗯,绝对不会弄丢的,作为回礼,我决定把我家的钥匙给夜酱你哦。”
  “诶?“
  —选项1—
  接受(亲密度加二十,现在的亲密度为一百。)
  —选项2—
  不接受(黑化程度加百分之二十,现在的黑化度为四十五。)
  ———
  我双鱼回来了!虽然距离中考过了很久?
        其实我身上在别的地方还有两个坑…我在更新那两个…很累…然后今天更新这个…╭(°ㅂ°)╮
         中考的分数还是没出来呢…真是煎熬。
       然后在贴吧发现个很好玩的东西,反善梨吧,很搞笑是不是?
        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多更新善(夜)梨的糖,然后气死他们。
        求点小红心和蓝色小手手。(´・ω・`)

长时间的等待却换来了你的结婚请帖⑤(夜梨)

  “这个时候去那个咖啡厅还有些早吧?而且,现在才八点多。”善子转过头,看着梨子。
  梨子恍然大悟道:“那,我们去哪里打发一下时间?”
  “现在这个时候我们去哪里?”
  梨子思考了一下,然后得出了答案。
  “那就去我家吧,也不算太远。”
  噗!
  走在最前面的善子一下呆住了。
  “正好我需要换一下衣服什么的。”
  梨子面带微笑的向前走着。
  第一步成功。
  才怪。
  两人站在楼梯上,突然出现的眼镜男吓了她们一大跳,然后发现这是梨子的未婚夫。
  梨子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身份上是他未婚夫的男人。
  虽然鞠莉桑说她找的人演技很好……
  这分明就是要假戏真做吧!
  梨子偷偷瞄了一眼善子,发现她脸上没有任何异样表情后,松了口气,专心致志的对付面前这个男人。
  “梨子,你…昨天没事吧?”相田千太看着自己喜欢的未婚妻,尽管他知道自己只是找来帮忙演戏的,但是还是希望能让梨子喜欢上自己。
  梨子和相田千太走到一旁开始聊了起来。
  善子明智的戴上了耳机。
  后背靠着墙壁,低着头,不知道善子她在想什么。
  拿出手机,看了一眼时间。
  才八点半吗。
  那对新人要聊到什么时候?我想回家了。
  善子不是笨蛋,她看出来了,那个男的是真的喜欢梨梨。
  若是结婚了,梨梨也会很幸福的吧?要是跟我这种不幸的人在一起……
  算了,不要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。
  梨子摘下了善子的耳机:“夜酱,该回神了哦。”
  “啊,知道了,话说你直接换衣服去吧,我在外面等你还不行吗?”
  “夜酱你可是客人哦!为什么要让客人在外面等我?”
  善子十分不情愿的被梨子拉进了屋子。
  “夜酱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吧,我先去换衣服,冰箱有草莓哦。”
  “哦。”虽然听到有草莓的时候稍微心动了一下,但是还是老老实实呆着吧。
  善子穿着梨子给她找的粉红色拖鞋,坐在了沙发上,然后把帽子摘下来,随手放在了桌子上,玩着手机里的游戏。
  看起来十分惬意。
  梨子换上了纯白色的连衣裙,虽然很这件衣服很朴素,但是梨子穿上后,在善子眼里就提高了好几个档次,嗯,怎么说呢,就当成情人(?)眼里出西施吧。
  稍微瞄了一眼梨子后,善子强行把视线转移到了手机上,不敢再看梨子。
  那个裙子为什么这么短!!??不对我为什么要想这个??
  (ps:裙子刚好到膝盖。)
  梨子正好把善子脸上那十分复杂(颜艺)的表情收在眼里。
  然后脸上带着微笑来到了她的旁边,在善子耳边轻轻说道:“夜酱,我穿这个裙子好看吗?”梨子嘴中(故意)呼出的气,正好是夜羽大人的一个小小的缺陷。
  简单来说就是敏感点。
  之后成功收获了一只满脸通红的夜羽大人。
  “梨…梨子…能从我耳边离开吗?有些不舒服…”
  梨子没有离开善子,反而直接搂住了善子的腰,低下头,整张脸埋在善子的肩膀上,声音有些闷闷的:“为什么夜酱不叫我梨梨了?”
  是因为我要结婚了?想要远离我了?还是讨厌我了?
  我不想让善子远离我,就算把她囚禁在我身边…
  不,这样善子和我都不会开心的。
  我…只需要慢慢引导她,让她察觉到我的心意。
  善子思考了一下…
  这个时候要学学果南吗?来一个安慰的抱抱?
  虽然善子这样想,但是她的身体却不受控制的抱住了梨子。
  这就是没经过深刻的思考身体却自己动了起来吧。
  “这只是个称呼而已,大不了你叫我善子也可以啊。”善子故意用着很轻松的语气来安慰她。
  如果梨子真的叫她善子的话,就代表了,梨子已经不属于小恶魔来。
  虽然善子已经早就决定放下了。
  为什么,心里真的好难受?
  善子仿佛看到了另一个自己,面无表情的质问自己。
  这么放下真的好吗?
  梨梨幸福就好。
  你真的忍心吗?那个男人要是对她不好怎么办?
      ………
  你个胆小鬼。
  是啊,我是个胆小鬼。
  “如果叫善子了的话,我就不是夜酱你的小恶魔了哦,夜酱不会孤独吗?”
  “小…小恶魔不还有zura丸、露比嘛…”
  善子感觉腰间的手力气貌似变大了。
  emm…那个…我说错话了??
  ————
  emmm明天我去看考场,后天中考,然后今天给你们更新一点…
         善子即将在夜梨的路上一去不复返,被梨子带歪的善子…emmm挺不错的_(┐「ε:)_。
         其实我比较吃梨子攻的,不过互攻互受也挺好的对不对?
         那个,稍微点一下小心心和小蓝手好不好(* ̄3 ̄)╭
         需要改善的地方可以在评论区告诉我,私信也可以(´-ω-`)。

长时间的等待却换来了你的结婚请帖④(夜梨)

  “梨子你想干什么?”挣脱不成的我强行静下心来看着她。
  “善子真的很希望我结婚吗?”梨子再一次的重复,金色的眸子闪过让我感觉很危险的东西,轻轻地在我耳边吹着气。
  很凑巧,我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  趁着梨子被手机突然响起然后吓到的这一小段时间,我很轻松的挣脱了。
  走到客厅接通了电话。
  是妈妈来的电话。
  “妈妈?”
  “哎呀,善子你接到梨子的结婚请帖了吗?”
  妈妈那边听起来很闹。
  “接到了,妈你那边为什么那么闹啊?”
  结婚请帖不止接到了,她本人还在我家呢。
  “我来看看你啊,过的好不好,然后在跟你参加梨子那孩子的结婚典礼,就这几天了你忍心让我住宾馆?”
  虽然很想说忍心,但是为了饭,还是接受吧。
  “嗯,需要我去借你吗?”
  “可以啊,到了的话我会给你打电话的。”
  “哦。”
  我挂掉了电话。
  现在…怎么把梨子的事情解决了?
  一直问我很希望她结婚吗?
  就算说了不希望难道你还能跟我跑路??
  ————
  梨子从我的房间出来后,像个没事人一样,拿着我给客人们备用的用品来开始洗漱。
  唯一感觉不正常的事情就是,她看我的眼神貌似有些奇怪。
  似乎在隐忍着什么,随时都有可能会爆发的样子。
  “刚才是阿姨来的电话吗?”
  “嗯,一会我要去接她。”
  “那我跟你一起去吧,把你母亲接回来后,我约了aqours的各位来陪我挑婚纱。”
  “哦。”
  既然拒绝不了,那就把挑婚纱这个事情当成户外散步吧。
     今天外面阳光明媚,看起来很热的样子,所以我选了半袖和短裤穿上,拿起我最喜欢的帽子戴上,接下来等妈妈来电话就好了。
  衣柜里虽然有裙子,但是我并不想穿。
 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,妈妈来了电话,我穿好鞋,拿着需要拿的东西。
  梨子也穿好了鞋,跟我一起走出了屋子。
  记得上次并肩走,还是好几年前aqours的聚会吧?
  这一次,就是要跟自己的初恋告别了。
  我叹了口气,奔着妈妈给我发来的车站走去。
  我这些小动作全被我旁边的梨子小姐看到了,然而我本人毫不知情。
  梨子的嘴角勾了勾,看来不算太木头,只需慢慢引导…善子就会属于我了。
  我现在需要时间,还有一些好朋友(助攻)们的帮忙。
  嘶…错觉吗…有些冷??
  我来到了那个车站,正好妈妈拎着行李箱,向我摆手。
  我一路小跑过去,帮忙拿着妈妈的行李。
  “哎呀哎呀,善子越来越听话了。”
  “是夜羽!”
  每次跟妈妈见面我们对话的第一句都像这样。
  我不想让妈妈察觉到什么。
  妈妈似乎才注意到我旁边的梨子。
  “梨子,你怎么在这里?”
  “我是跟夜酱来这里接您的,因为我们一会要和千歌她们去挑婚纱。”
  “对了,梨子,那个…拜托你一件事。”我很少见到妈妈脸红的样子,有些惊奇的看着她们俩。
  妈妈把梨子拉到一遍,窃窃私语着。
  什么啊,把我排在外面。
  梨子笑着点了点头。
  虽然我知道我妈妈和梨子的妈妈很要好。
  但是怎么想都有些可疑。
  (aqours的各位都知道你和梨子,梨子妈妈和你妈妈的事情了,家长都快成了,你们俩…唉。)
  她们俩聊完之后,我拎着行李箱,把妈妈送到了公寓的楼下,再把钥匙给了妈妈。
  我和梨子并排走着,气氛有些寂静。
  我忍不住开口问她:“我们要去哪里?”
  “去aqours的各位都在的地方哦。”
  “上次聚会的咖啡厅?”
  “嗯。”
  梨子握紧了手机,脸上露出了笑容。
  接下来,该我攻略善子了。
  无论什么代价。
  ————
    好了,接下来就使梨子酱的主场,开启第三人称。
        感觉还是第三人称写的爽,梨子主场的话,会有稍微开车要素?大概吧。
       对了我要中考了,所以……你们懂得,然后有时间就更新_(┐「ε:)_。
        我感觉接下来善子再不接受梨子的话,那就成功开启坏结局了。
       (病娇囚禁了解一下)
而且十分不好意思的把善子妈妈和梨子妈妈写成了cp……
emmmmm但是写的很爽。
       

长时间的等待却换来了你的结婚请帖③(夜梨)

  “梨子?梨子?你没事吧?”
  梨子的手,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总感觉她的手在向我胸口那里摸去。
  我几乎用尽全力把梨子拖到沙发上,然后去把门关上,再捡起电话。
  幸好没摔坏,只是通话已经被挂断了。
  “嗝,我没醉!没醉!还能继续!”
  喝醉的女人…真可怕…
  我把电话放在桌子上,看了一眼喝的满脸通红的梨子。
  “我就说我今天的运气好的有点过分了,啧。”
  没过一会,门再次响了起来。
  打开门,看到的是气喘吁吁的千歌和曜。
  “你们到底怎么回事?”我皱着眉问她们。
  就算是堕天使也会有脾气的!
  “那个……不小心灌梨子酱太多酒了,啊哈哈。”蜜柑笨蛋露出了萌混过关的笑容。
  “梨子酱呢?”曜问道。
  “在沙发上睡觉呢,你们能把她弄回去吗?”
  “抱歉,不能,今天晚上梨子酱就交给你了,各种方面。”千歌认真的说完这句话后,准备领着曜回头走掉。
  蛤?
  “梨子的未婚夫呢?”我忍不住开口问了出来。
  啊!笨蛋!为什么我要问这个?!
  曜嘴角微微勾起:“梨子酱的未婚夫回家去了哦,今天好好照顾一下梨子酱吧。”
  然后和千歌手牵手走掉了。
  “啧。”
  所以说把一个喝醉的家伙扔在我家,还要我照顾…你们…唉…
  我关上门,看着在沙发上来回折腾的梨子再次叹了口气。
  “等等你是不是要吐!!?!”看到梨子的脸色不对后我立马扶着她来到了马桶面前。
  先让她吐会,我再去放下水给这喝醉的家伙洗洗澡。
  —
  “夜…夜酱…”
  “怎么了?”
  “好…好难受…”
  “谁让你喝那么多酒的,明天早上起来肯定会脑袋痛的,比现在还难受。”
  我扶着她来到了浴室。
  我意识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…
  衣服我来脱,甚至身体也需要我来洗?!!?
  “梨子啊…你能自己脱衣服吗?”
  “呜…”
  “能自己洗澡吗?”
  “…”
  很好,看来全程都要我来干了。
  ————
  但是说实话啊,我第一次…帮别人脱衣服,而且还是帮自己曾经(?)的人脱衣服。
  我感受到了全程我的脸几乎都是红的。
  不过真的想说一句,身材真好。
  帮梨子擦干身子后,我又要把我的内衣借给她穿,还有睡衣。
  十分吃力的把她搬到属于我的床上之后,给她盖上被子,夜羽我今天晚上准备去沙发上面睡。
  “堕天使的不幸啊…”我喃喃着。
  “夜酱,一起睡啊。”梨子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,拉住了我的手臂,还没等我的回答,直接把我拉进被子里,直接搂住。
  我记得她上次这么说还是高中的时候。
  别这样靠近我了,你都要结婚了,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放弃你了…
  我轻轻的挣脱开来,随手拿出我的抱枕塞进梨子的怀里,关上灯,悄悄的走了出去。
  我并没有看见梨子睁开眼睛,眼中闪过一丝失望还有疯狂。
  (病娇化了解一下( ՞ټ՞)。)
  已经快十一点了…
  “收拾一下,就睡吧。”
  把梨子的衣物收拾好后,再把屋子稍微的清理一下,我拿着毯子,关上客厅的灯,躺在沙发上,迷迷糊糊睡着了。
  ————
  起来的时候才刚刚七点。
  梨子因为喝醉的缘故还没有醒。
  我走到卫生间,开始洗漱,然后…很抱歉我并不会做饭,所以早饭什么的通常是不吃的。
  因为以前都是直接睡到中午啊,早饭根本不用吃,中午泡面,晚上要是心情好的话,就去外面吃,或者点外卖。
  洗漱完毕,但是却没任何事情做的我坐在沙发上开始肝游戏。
     曜突然给我发了个消息,问我梨子怎么样了。
  ‘梨子她睡的很好,托你们的福,我在沙发上睡的腰酸背痛呢。’
  ‘啧。’
  之后就没有回复我。
  我怎么了??我大概没做什么惹她生气的事情吧?
  (课外话:看起来梨子私奔之路还要走好远呢)
  “咿咿咿咿咿咿咿!??!我怎么在这里???!”梨子的叫声即使关着门也能很好的使我差点聋掉。
  匆匆的走到房间门口,打开门:“没事吧?!梨…l…子?”
  糟糕,差点把以前的称呼说了出来!
  梨子抱着我昨天晚上塞给她的抱枕,坐在床上,有些惊讶的注视着我。
  也只是稍微的有些惊讶而已。
  “梨子…?你…怎…怎么了??”被她盯着的我脸上又开始红了起来,说话也开始结巴起来。
  真奇怪,这里明明是我家,为什么我会感到不适应…?
  “诶?我为什么在夜酱的家里??”
  都过了这么长时间,对我的称呼还是停留在“夜酱”啊。
  真怀念。
  “你昨天喝醉了,跑来我家,然后曜和千歌知道你在我家之后就回去了,懂了吗?”
  梨子点了点头。
  “是吗…话说我为什么喝醉啊…??”
  “肯定是被那两个笨蛋灌醉的吧,真是的,梨子你都是要结婚的人了,喝酒至少注意点啊。”我无奈的看着梨子。
  “善子你很希望我结婚吗?”梨子低下头,问道,她这个动作使我看不清她的表情。
  感觉我说不出正确答子就会黑化啊。
  然后进入badend。
  在我思考的时候,梨子一下子拽住了我的手臂,把我压在了床上。
  她凑过来,在我耳边再一次重复了刚才的话。
  梨子在我的耳边呼出的热气,下意识的想缩回去,但是,双手都被梨子抓住了。
  “善子,我再问你一遍,你希望我结婚吗?”
         未完。
  ——————
  咸鱼的废话:其实第一人称我有些把握不住善子的性格,emmm总感觉像个闷骚,如果有好的提议可以告诉我哦,毕竟咱第一次写夜梨的文_(┐「ε:)_。
       总觉得大学毕业的善子应该会成熟点的吧…?写的时候也没有考虑这么多(诶嘿)。
      emmm如果真的有写崩的地方请务必告诉我。
多点点小蓝手还有红色小心心吧(`・ω・´)b。

长时间的等待却换来了你的结婚请帖②(夜梨)

  “有什么事情吗?”
  梨子叫住了我。
  我现在只想回家好好的吃顿泡面,洗个澡,然后睡觉。
  “那个,如果夜酱明天有时间的话,我可以去找你吗?”我是背对着梨子的,所以并没有看见梨子那有些期待的目光。
  “啊,可以。”我连思考都没有思考,就直接同意了。
  “那我走了,如果还有什么事情打电话给我就行了。”这句话并非单独对梨子说的,还有千歌、曜两人。
  那个眼镜男?我才不要管他呢。
  幸亏超市离家很近,把手中的东西放在地下,从口袋里拿出钥匙打开门,然后吃力的把东西拎进去。
  “看来体能有些…下降了…难道…我瘦了?”我看着自己的手,开始沉思起来。
  算了不管了不管了,去烧热水然后吃泡面,然后…稍微收拾一下屋子吧。
  毕竟明天梨子说要来这里找我,太乱也不好。
  夜…夜羽可没有期待。
  要是可以的话,我不想把我的不幸传给梨子。
  这次泡面十分难得的没有发生不好的事情,没有少调料包或者少了叉子什么的。
  现在只需要老老实实的等一会就好了。
  …没到一分钟就开始无聊了。
  我拿起手机。
  怎么这么多未接来电,还是梨子给我打的,该不会打电话就是为了说明天来找我吧?
  然后打开了aqours的聊天群,群里的消息差不多都停在梨子的那张结婚请帖上面,我很好奇,为什么她们会扯到我。
  就算…我喜欢过她,那也是高中的事情了。
  根本无法回应的单恋。
  长时间的单恋对我们俩人根本没有任何好处。
  所以当朋友就好了,嗯,朋友。
  但善子不知道的是,曾经,樱内梨子曾经偷偷亲吻过睡着的她这一件事。
  我看了一眼时间,放下手机,准备开吃。
  ————
  吃完的泡面的我开始收拾屋子了。
  有点佩服自己能把屋子弄成这样还能住这么长时间。
  我躺在地板上,有些怀疑人生,旁边是我装了一大袋子的垃圾。
  虽然没到很干净的那种地步,但是现在至少比之前稍微顺眼多了。
  然后明天再把垃圾扔掉就好了,反正都是可燃垃圾,也不需要分类了。
  (emmm日本扔垃圾我不怎么动,我就这么写了…如果不对请在评论区跟我说一声。)
  去放一下热水吧,好好泡个澡。
  有些晃晃悠悠的走向浴室,把水龙头打开,往浴缸里放着水。
  然后慢慢褪去身上的衣服,伸出脚,试探性的在热水里点了一下,然后慢慢的进入水中。
  “还是洗澡舒服啊。”
  我低下头看着水中倒映着的自己。
  身高也没长,体重也减少了,胸…呵。
  头发也长了很多呢,打理的话会很麻烦的吧?
  ————
  披着浴巾就走了出来,窗户稍微开着。
  就算感冒也没关系,吃点药就好了。
  我抱着这种态度,穿好睡衣之后看了一眼时钟。
  才九点多,那就开始直播吧,还是不开摄像头了。
  话说内心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…该不会是我抽卡要沉了吧?
  点击抽卡的手微微一顿。
  屏幕下方的评论却是各种毒奶,各种嘲讽。
  “哼哼哼!夜羽我可不会被你们毒奶成功的!我夜羽就是喜欢对自以为是的人说我拒绝!!”
  然后毫不犹豫的点下了十连!
  ……
  啧,果然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。
  我看着出货的页面后,深深思考着。
  没想到这一次十连居然三宝了,我这么厉害的吗。
  无视了右下角的评论,我关掉了这个游戏,继续下一个。
  —触发隐藏任务—
  我呆呆的看着面前的电脑屏幕,有些怀疑人生,我是不是把这几年的运气给用光了??
  电话再次响了起来,我匆匆忙忙的说了一句“身体不舒服”后关掉了直播。
  —渡边曜—
  很凑巧的传来了敲门的声音,我先接听了电话,然后慢慢向门那边走去。
  “曜酱?”
  电话那边传来了喘气的声音:“梨子酱去你家了!!她喝醉了你小心点!!最好别开门我和千歌酱还有相田桑马上就到!”已经来不及了,我已经转动了门把。
  “诶?可是我已经…开门了…”
  曜之后说了什么我已经不知道了,因为刚开门之后,梨子就扑在了我身上,我的手机掉在了一边。
未完。
拜托点一下蓝色的小手手和红色的小心心(*╯3╰)
  ————